当前位置: 首页 >  资讯中心 >  本文

“残疾舅妈”与“道长妈妈”7年后找郭爷爷“变”耳朵

时间:2022-09-06 16:48:41 来源:互联网作者:fg

导读:本文是由fg网友投稿,经过编辑发布关于"“残疾舅妈”与“道长妈妈”7年后找郭爷爷“变”耳朵"的内容介绍。

早春二月,清晨,陕西省宝鸡市太白山观音洞,地上的积雪还没有完全消融。

28岁的女道长李信娴(道名)像往常一样,天未亮就起床到庙堂诵经。

庙门外隐隐约约传来婴儿的啼哭声,李道长打开庙门闻声寻找,发现庙门口放着一个小纸箱,孩子的哭声是从纸箱里传出来的。

打开纸箱,里面有一个被小红被包裹的婴儿,旁边还有一只出生不久的小狗,没有奶粉、没有衣物、只有一张写有孩子出生日期的纸条。

打开孩子身上的被子,仔细检查,发现这是一个男孩,脐带尚没有完全脱落,孩子两边脸大小不一样,左侧小、右边大,左侧耳朵没有发育,也没有耳道,本来该长耳朵的地方只长了一个小肉疙瘩,孩子的下半身是大面积的深色胎记。

“残疾舅妈”与“道长妈妈”7年后找郭爷爷“变”耳朵

小慈(化名)对生活充满憧憬

显而易见,这是一个因为出生就有残疾,而被父母遗弃只有几天大的婴儿。

放一只小狗在孩子身旁,或许是孩子的父母怕孩子睡着了没有声息,让小狗的叫声吸引庙里人的注意力。把孩子遗弃在庙门口,说明孩子的父母虽然因为孩子残疾而不想养育,但他们还是希望孩子能活下来,因为出家人通常以慈悲为怀。

“甘露不润无根之草,道不渡无缘人”。李信娴觉得,既然孩子出现在这里,就是他们的缘分!

但6岁就开始修行的李信娴向来只懂道法,从来没有养育孩子的经验,在庙里照顾孩子三天后,师父告诉她“这孩子你是养不活的”。

况且,身为年轻未婚的女出家人,收养一个刚出生的孩子,怕引起人们的遐想和议论。庙里的生活环境并不适合一个孩子的成长,她自己还要参加各种社会宗教活动,无法照顾好孩子。

“残疾舅妈”与“道长妈妈”7年后找郭爷爷“变”耳朵

小慈(化名)指着自己的“小耳朵”李家大姐心疼弟弟落泪

无奈之下,她抱着捡来的孩子,坐了三个小时车,从道观赶回老家,想将孩子托付给自己的家人。

当出家多年的女儿抱着一个小婴儿出现在家人面前的时候,着实吓了家里人一跳。

信娴将在庙门口捡到孩子的事告知父母后,他们也对这个被父母遗弃的孩子充满了同情。但看到这是一个少一只耳朵和半身胎记的残疾孩子,父母感到很为难。父母比谁都清楚,养育一个残疾的孩子有多难,因为信娴的哥哥嫂子就是残疾人。“咱们家10口人,已经有2个残疾了,不能再多一个残疾呀”,父母开始是拒绝,可女儿心善又固执,决定的事不会轻易改变,更何况他们也是善良的人,更狠不下心来对待这样一个身世可怜又身有残疾的小生命。

“残疾舅妈”与“道长妈妈”7年后找郭爷爷“变”耳朵

小慈(化名)与抚养他的李家人用微笑展望未来

李道长给这个捡来的孩子起了一个名字,叫小慈(化名),希望孩子长大能堂堂正正做人,成为一个有慈悲闵怀的人。

从此以后,小慈在李家拥有了幸福的童年,祖爷爷、祖奶奶、爷爷、奶奶、舅舅、舅妈、两个表姐待他如亲生。只是孩子有时候叫李道长妈妈,有时候叫舅妈妈妈,年幼懵懂的孩子并不清楚自己的身世。

转眼七年过去,孩子一天天长大,要到上学的年龄了,给孩子治病成了李道长和家人面临的一大难题。

孩子小的时候,并不太在意别人对自己的眼光和闲言碎语,但到四五岁之后,他逐渐意识到了自己的“与众不同”,感受到了别人异样的眼光,也听到了小朋友们不友好的话语,原先活泼可爱的小君慈慢慢变得少言寡语了。

出生就少一只耳朵这种病并不常见,一家人带着孩子到附近医院就诊,医生们虽然能够诊断出这叫先天性小耳畸形,但并不清楚哪里的医生能为孩子造一只耳朵,来弥补先天缺陷。

“残疾舅妈”与“道长妈妈”7年后找郭爷爷“变”耳朵

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整形医院院长郭树忠教授参与多场小耳义诊活动

李道长上过大学,对互联网也比较熟悉,她在网上搜索治疗小耳畸形的医生,发现陕西就有治疗小耳畸形很有名的专家郭树忠教授。李道长赶快带着孩子来到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

去年夏天,在郭树忠教授人潮涌动的门诊上,李道长看到很多与小慈一样的“小耳朵”孩子,原来这并非罕见的疾病,她还看到几个郭教授做过手术来复查的孩子,再造的耳朵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李道长悬起来的心才放了下来。

但当她知道造一只耳朵需要7万左右的费用,她的心又悬了起来,一个出家人和有两个残疾大人的农村家庭,从哪里能筹措到这么多的治疗费?

要知道,耳再造的最佳年纪是7到11岁,过了这个年纪,肋软骨就有钙化的可能,会影响耳再造的手术效果。

而耳朵是不可再生器官,弥补缺陷的唯一方式就是人工再造。

黯然离去的李道长和小慈的身影,始终让郭教授牵挂。当知道孩子的身世和李家的难处之后,郭教授第一时间联系到陕西交通旅游广播电台的雨心老师,雨心老师一直热心慈善事业,是中华少年儿童慈善基金会丝路少年专项基金的主任。郭教授想通过她为小慈筹集一些资金,好为孩子做手术。

听了小慈的故事,雨心老师问道:“这种因为家境困难影响孩子手术的家庭多吗?”

实际上,有类似困难的家庭不在少数,因为医保经费有限,影响外观的疾病目前多数没有列入医保目录,除了小耳畸形,烧伤、创伤和先天原因导致孩子容貌受损的患儿并不在少数,多数家庭可以自费为这些孩子进行治疗,但也有一部分家庭无力负担医疗费,使一些孩子无法及时得到治疗。

听了郭教授的介绍,雨心告诉郭教授,目前基金会手头剩余的基金并不多,而需要帮助的孩子很多,我们能一起为这些孩子做点事吗?

听到为患病的孩子们捐款的提议,郭教授立即答应了下来。

“残疾舅妈”与“道长妈妈”7年后找郭爷爷“变”耳朵

郭树忠教授在进行耳再造手术

郭教授说:“太好了,我要带头捐!我有很好的技术,可以免费为孩子们做手术,但做手术患者所交费用并非只是支付医生的劳务费,而是大量的消耗材料,需要做检查、化验、需要用药和材料。对于特别困难的孩子,医生可以不收劳务费,但材料和药品费用是大头。一个人的力量有限,需要全社会大家一起来募捐,动员广大的爱心人士们一起献爱心!”

9月7日至9日,中华少年儿童慈善救助基金会丝路少年专项基金,联合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守护美好童年——和郭树忠教授一起为爱捐款”将在腾讯99公益日上发起募捐,进行线上募捐转发行动。

9月9日,西安国际医学中心医院还将在线下现场募捐,希望通过小慈的故事,大家一起来献爱心,既能帮助到更多孩子和贫困的家庭,也能把爱心传递,形成一个“我爱人人、人人爱我”的良好社会风气。

涓涓细流,就能汇成大海,点点星光,就能照亮银河。这群眼睛里住着星光的孩子,他们渴望拥有健全完整的身体,渴望回归正常人的生活,渴望被一缕光照进来改变命运,也能有机会去追寻拥有整片星辰的权力。对于受资助的群体,感受到社会带来的温暖,从而他们也会汲取到能量,用感恩的心去更好的成长与回馈。


本文网址:http://citycj.cn/zixun/9337.html

声明:本站原创/投稿文章所有权归都市健康网所有,转载务必注明来源;文章仅代表原作者观点,不代表都市健康网立场;如有侵权、违规,可直接反馈本站,我们将会作删除处理。

工具工具

相关文章

最新文章

热门标签

友情链接

联系我们

服务热线 :027-51118219

业务 QQ :1440174575

投稿邮箱 :1440174575@qq.com